新浪体育讯厄尔-克拉克曾被认为是2009届新秀中天赋仅次于布雷克-格里芬的天才,不仅身体出众而且技术全面,可进入联盟三年以来,他却始终只能与饮水机为伍,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呢?

厄尔-拉沙德-克拉克来自于一个由两个单亲结合而成的家庭,相比较其他很多NBA球员,这样的环境已经算是相当优越了,学业和其他个人问题从来没有干扰他的成长。克拉克从5岁开始接触篮球,那时正值90年代NBA黄金时期,1996年阿伦-艾弗森的横空出世让小小的克拉克大开眼界,他发誓也要成为一名像AI那样出色的NBA球员。

受偶像的感召,克拉克从小打的就是后卫位置,然而命运却和他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高一那一年,克拉克的身高忽然基因突变一般暴长,短短一年之内长高了6英寸(超过15厘米),他不仅一下变成了场上最高的球员,甚至一度因为过度生长造成的膝盖疼痛无法打球。

那时的克拉克,表面上是内线的身材,骨子里却是后卫的技术,一开始这让他极度不适应。教练希望克拉克的身高可以帮助到球队,所以会安排他做一些内线球员需要做的事情,而这样一来,克拉克就没办法长时间持球,去做那些他习惯去做的事情。

好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克拉克慢慢找到了平衡点,在坐镇内线的同时,也会经常做一些组织工作。一旦找准了定位,克拉克迅速进入状态,比赛对于他来说变得游刃有余,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高中联赛中的精英分子。高中最后一年,克拉克打出了场均25.2分13.2个篮板5次助攻的表现,入选麦当劳全美明星赛。毕业后他带着他的天赋加盟了路易斯维尔大学。

即便来到大学赛场,克拉克依然出类拔萃,在名帅里克-皮蒂诺的指导下,他的打法愈发成熟,红雀队的战绩也一路飙升。大三赛季是克拉克大学生涯的巅峰,那一年他率领红雀队在大东赛区所向披靡,最终以赛区头名身份杀入NCAA锦标赛,只是在精英八强战中惜败给了密歇根州大,没能更进一步。作为球队核心人物,克拉克那个赛季场均得到14.2分8.7个篮板3.2次抢断,另外还有1.03次抢断和1.38次封盖。

克拉克凭借自己出色的表现赢得了最佳阵容第三阵的荣誉,也确立了自己的选秀行情。然而在辉煌背后,他看似全面的比赛也有为人质疑之处。在2009年的新秀里,除去锁定状元的布雷克-格里芬之外,克拉克的天赋是外界公认最高的一个。这是一个身高6尺9,体重225磅的大个子,他能控球,善投射,会防守,看起来无懈可击,然而却有一个问题制约他自身潜力的兑现。

批评家认为,克拉克不够强硬,缺乏激情,甚至有些时候,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懒散和消极。也许是从高中起,比赛就对他形成不了挑战,克拉克总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看似困难的动作在他眼里也理所应当。所以,他在球场上的平静,经常跟整体比赛气氛显得格格不入,这就让他看起来只是一名好球员,而永远不具备统治力。

另外一种分析认为,克拉克的技术太过庞杂了,所以很多时候他会犹豫该展示哪方面的才能。我们都知道,在美国的篮球环境下,作为一名核心球员,是需要绝对的自信和果敢,必要时候甚至得有些混不吝的。而克拉克,就像是一个家教极好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去做“出格”的事情。这看似不是缺点的缺点,的的确确在限制着他朝更高的方向迈进。

克拉克在2009年夏天的选前试训表现良好,加上大学期间积累起的名声,让菲尼克斯太阳毫不犹豫在首轮第14顺位摘下了他。然而,在“低级别”比赛中游刃有余的克拉克,到了篮球最高殿堂,却忽然有些力不从心了。依然是那些老问题,沉闷保守,中规中矩。作为一名菜鸟,这样的精神状态是很难获得教练信任的,于是整个新秀赛季打下来,克拉克场均只有2.7分和1.2个篮板的表现,那平均7.5分钟的出场时间,也大多来自于垃圾时间。

虽然太阳在选中克拉克时就知道他是一个长期投资,但在一个赛季的庸庸碌碌之后,还是渐渐对他失去了耐心。于是,在一笔多人大交易中,克拉克被送到了奥兰多。如果说在菲尼克斯的日子是克拉克人生最低谷的话,那么魔术对于他来说就是走出低谷的一级台阶,虽然这级台阶并不太高,没能让他一步登天。

在魔术的第一个赛季也是个人在NBA的第二个赛季,克拉克的出场时间和各项统计均有小幅提升,重要的是,球队对于他的潜力给予了肯定。斯坦-范甘迪认为:“克拉克有潜力成为联盟最顶尖的防守者”,“他将成为一名出色的NBA球员”。球队老大德怀特-霍华德也表示:“他能从二号位一直防到五号位。”

虽然得到了认可,但这种认可更多只是建立在潜力二字之上,所以当球队有更大的图谋时,克拉克还是成了牺牲品。刚刚过去的夏天,在最具爆炸性的那笔四方大交易中,克拉克成了魔兽的陪嫁,来到洛杉矶。在巨星云集的湖人,克拉克短期内仍然出头无望,接下来的道路,必然荆棘满途。他有潜力,但能否兑现,还要看他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