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的国际交流至少有两个层面:第一层,就是要国外华人,他们既是中国书法很好的受众,同时又是一支重要的中国书法国际传播力量;另外一层面,要西方主流社会,要鼓励优秀的书法艺术家从事这一文化外交工作,在制度上加以保证。

年已七旬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是韩国人,儿时自然受过一些中国书法的熏陶,其后因种种原因却放弃了练习。

然而,从去年初在联合国总部的“企盼和平——2012年新春联合国官员与中国书画名家作品展”首次展出书法作品《和平》后,潘基文却深深迷上了中国书法,今年6月访华时,他向中国领导人赠送了一幅颜体的书法作品“天地和同”。要回答他那一手宽博大气的颜体字是如何练成的问题,则不能不提及这些年致力于海外书法教育的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周斌。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以下简称“艺术评论”):你是2011年受邀开始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的书法,当时具体是什么样的机缘使得潘基文邀请你去教书法?

周斌:2011年到2012年,我作为国家公派访问学者到纽约大学从事国际汉语教学中的书法教育跨文化心理研究——这个研究就是以定量研究的方式观察书法教育对不同文化背景青少年的心理发展有什么影响,另外,我到国外努力让更多的西方受众了解中国书法这门艺术,这就是我出去的主要目的。后来,也就是在2011年4月,联合国总部有一个中文日活动,当时他们邀请我做了一个workshop——相当于小型的书法讲座。之后,所有听讲座的官员写信给联合国的管理部门,说要求在联合国总部开书法课。当时,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领导意识到中国书法对世界文化的重要性,也意识到我的学者身份便于宣传中国传统文化,希望我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经李保东大使及其夫人吕海林女士的介绍,使我得以见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

艺术评论:有些好奇的是——就是你教的那些联合国官员不都是有着汉字文化背景的韩国人与日本人,欧美人也应当很多吧?你怎么教?

周斌:有12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官员。这不仅需要用外语教学,还要熟悉他们不同国家的文化,每个国家的外交官都有自己文化上的诉求,对此,我只能边教边学,上课时尽量用他们的思维方式来表述。

周斌:2012年春节期间,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在联合国总部计划办一个书法展览。代表团的领导知道潘基文秘书长喜欢书法,就想让秘书长也参与一下。就让我帮秘书长选两个字,让秘书长回去写,来参展。我想来想去,选了“和平”两个字。第一:和平意义深远。第二:笔画简单,写起来比较方便。过了几天,代表团领导打电话过来,说潘基文先生希望请你去两次,教教他。我们通过协调,挑了两段时间。我希望通过这次机会,培养潘基文秘书长学习书法的积极性。我把自己学生的作业和西方学生写书法的录像都带了过去,他后来看到西方学员练习书法的录像,便问:“周老师,我能不能长期跟你学?”上了两次课我回国后,秘书长写信给我的学校,说对书法所代表的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希望我能再回纽约,跟我一起交流书法。他对书法的热爱与对我们的尊重,让我很感动。我认为这份工作很重要,所以坚持下来了。

周斌:他非常喜欢中国书法,但基础不太扎实,之前想找一个韩国老师教他书法,但那个老师说要学书法,一横要写一年。秘书长就吓跑了。其实他心中一直有一个学习书法的愿望,但一直没有找到适合他的老师。他后来要给我学费,我婉言谢绝了。

周斌:当然很吃力,他写了四五遍,写得不满意我再跟他指出来。第一次写“和平”大概花了五六个小时。名字他也练习了很长时间,他对签名特别。

艺术评论:在“和平”以后你有没有教他专门写哪种书体,我看他的书法以颜体居多。

周斌:是这样。我认为颜真卿的字更适合潘基文秘书长的性格,而且他自己也比较喜欢颜真卿的书法,他比较崇尚中国的儒家思想。我在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方面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周斌:我在美国的时候,我们会互通邮件,每周的周六、周日安排两次课。他很珍惜每次学习的机会。因为我在纽约的时间不多,这次我就去一个半月的时间,我尽量将时间安排在双休日。如果到了春节,相对而言事情少些,他都会安排到每周三次课。

周斌:每次都是两个小时以上。他夫人一起学。潘基文和夫人柳淳泽女士每次都会亲自在门口迎接我,课后还要坚持把我送到门口。我对他们说,真的不必这样客气。他们却告诉我,这是对老师必须有的尊重。每次走进潘基文的家,文房四宝都已经摆放整齐,而餐桌上总有他夫人为我准备的韩国口味的茶点。写完字后,他还会把我给他写的样子收到橱柜里,摆得整整齐齐。

艺术评论:对于潘基文先生书法教授内容有没有再深化,还是就一直停留在颜体?

周斌:他现在能坚持颜体书法的学习,对颜体熟练了之后我准备给他介绍一些行书,如王羲之、王献之等。对他这样工作非常忙碌的人,书法练习应更多地考虑如何缓释工作压力,这一点,潘基文秘书长十分认同,他经常跟我说,练习书法使他更加专注,练习书法之后脑子特别清晰,虽然自己睡眠时间很有限,但练习书法不仅可以践行中国古代哲人的思想与智慧,而且还可以使自己得到很好的精神调节。

周斌:潘基文秘书长的书法学习是由量变到质变的,每过一段时间再去看,确实有很大不同,从中也可以看出他在书法学习方面的努力。他自己也觉得有很大进步,他会对我说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字比原来好多了。他也的确对自己的书法有了很大的信心,今年,秘书长把自己的书法作品“天地和同”作为礼物送给我们国家领导人了。习主席送了一套文房四宝给他,鼓励他继续学书法,学中国文化。

周斌:杨澜采访他,他说过这么一段话:“有时候只睡四五个小时,对我来说基本上是没有周末的,很难有时间从事业余爱好,每当我有空余的时候,哪怕只有几小时,我就会练习书法,我觉得书法对身心健康非常有帮助,它让人更加专注,让人能够沉静下来,你会心无旁骛,全神贯注;我觉得书法和外交有很多共性,当你看到一个好的书法作品,不会想这个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只会欣赏它的美,不会背后花了多少时间去练习,当我们着手去解决这些非常复杂而棘手的政治问题时,很多事情都是要幕后去做的。这些人们是看不到的。”这是他对中国书法认识的一个崭新的提升。他还有一个理念,就是他在2012年“企盼和平”联合国官员与中国书画名家作品展讲话中提到的:“书法的好处还有很多。就看看我们今天的现场吧: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被一个不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传统所深深吸引。我已经看到有许多书法作品并非出自联合国的中国、韩国或日本的工作人员之手。他们来自于其他不同的国家,来自欧洲、美洲或其他地方。书法为相互欣赏和相互理解建立了桥梁。最后,还有我们许多人所写的字, 和平 的字里所传递的理念。我写了 和平 这两个字。这些作品也向全世界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作为秘书长,我致力于给全世界带来和平。”这为中国书法走向世界做了十分有价值的阐释。

周斌:他不是所有的空闲时间练,也许是他当时没有表达清楚。他很明确对我说过:“你不来我就不练字了,我也没时间写字。”这样的话对我的压力就太大了,因为我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让他学好需要投入很多时间才能有所进步的书法。

周斌:从认识他到现在,我为了他去美国七个月到八个月左右。除了教他,我也会做些别的文化传播工作,包括一些书法教育与表演。

周斌:现在我有计划做进一步的中国书法海外传播工作,今年2月,我在华盛顿做演讲的时候,中国驻美大使馆的领导就希望我能在美国国会教中国书法,在国会官员的汉语学习基础上,进一步加深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在联合国,还有两个副秘书长,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法国人。他们已经跟我主动写信,希望我可以跟他们交流书法。

周斌: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向世界传播的很好载体,原因在于书法既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雅文化,又能代表民俗文化。中国书法不仅能够表现中国古代文人对雅致与精洁的追求,也能传达民间百姓对于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等吉祥美好的祝福,因此,它是一种全世界人民都不排斥的和谐文化。我曾对书法练习者做过长期跟踪与实验,结果发现接受过书法训练的人较少体验到焦虑,心态相对平和,书法创作确实对排除消极情绪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书法艺术在当今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纯粹的中国艺术,在世界文化之林中,书法能够将中国人独特的审美追求以及生活情趣完美地展现给其他民族,这也可以说是它在当今世界传播的一个优势。

艺术评论:在美国进行书法教学与在汉字文化圈如日、韩、越南及其他东南亚国家是不同的,你怎么看待这种与众不同的在美国的中国书法教育的现状的?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登陆】beplay安卓版,Beplay体育<<欢迎您

本文链接地址: 潘基文一手颜体书法的背后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